400-021-6691

“生意”的意义

 二维码

作者/丁晖/《管理的逻辑》作者

2021年1月9日

本文为作者原创,版权归作者所有,不得擅自转载、复制、引用。如需使用,需与作者取得联系,征得授权。一旦发现侵权问题,将有权追究侵权责任。

前言


生意的原则:一切皆生意,不仅仅指“生财的意义”,还指“生活的意义”和“生命的意义”。

在我们多年总结的管理改进逻辑中,把底层的理念定义为“一切皆生意”(Everything Is Busness!),核心是为围绕“价值”来展开,如何创造价值、如何评估价值、如何分配价值。而价值创造的前提是“意义”,意义创造了“需求”,需求带来了满足的“价值”,价值形成了“责任”,为了履行责任实现目的需要建立过程的“标准”,从而来按照标准进行相互评价和自我评价。

当我们开始传播“一切皆生意”这个理念的时候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认同,首先,大家会对这样的表达模式表示反感,因为这是一种“绝对化”的表达,用的是“一切”这个词,涵盖的所有,似乎毋庸置疑、无需讨论;其次,很多人认为“生意”这个概念又太庸俗化,这个可能和中国自古以来“士农工商”的职业排名有关,到今天为止,从事商业的人仍然被称为“做生意的”;第三,一直以来,我们的组织职业化相对缺失,如政府非营利性组织职业化的缺失,导致大量的公务员在工作中越界,成为贪污腐败的反面教材,企业这样的营利性组织职业化的缺失,导致管理者“不以创造价值为使命”,造成多数企业效率低下的局面。

很多人的管理理念来自于家庭,看父母如何管理孩子就带来了企业管理中的“家长作风”,看兄长如何对待弟妹就带来了企业管理中的“老大情分”,看晚辈如何对待长辈的就带来了企业管理中的“长官意志”,从而形成了如今大量企业“讲情不讲理、讲人不讲法”的非职业状态。家庭生存的基础的“亲情”和“血缘”,更多的需要讲情分讲关系,在亲情的血缘关系面前,有些道理和规则变的苍白。有部电视剧《都很好》就反应了这一点,倪大红饰演了一位情感失衡的父亲的任性、孤僻、情绪化,三位子女虽然对父亲的表达方式不同,但都最终阐述了心底中对父亲的“爱”与“孝顺”。

这种不需要“核算成本”的爱的表达,出现在家庭里是很正常的,但如果出现到企业管理中就不正常了。因为企业生存的基础的“契约”和“承诺”,企业中大量的行为都表现为合同,新员工入职需要签订“试用合同”,销售产品需要签订“销售合同”,采购货物需要签订“采购合同”,部门间合作需要签订“任务书”也算是合同,各部门要签订年度经营目标同样是“年度合同”。如果要进入企业工作,就需要具备“契约精神”,即承诺清楚本岗位能够为组织创造什么价值并确保实现,如果实现不了自己将会承担什么样的责任。

而在“意义、需求、价值、责任、标准、评估”这一条行为设计的链条上,“意义”是源头,如果没有意义的阐述,后面的几条都失去了存在的价值。曾经有一所民办高校邀请我去做辅导,要解决的是老师们如何参与寒暑假招生的能力提升的问题,经过调研发现,这些老师们缺乏的不仅仅是能力,更重要的没有招生的意愿,学校为此也建立了“绩效提成”的制度,但老师们面对提成制度仍然无动于衷。他们认为自己是老师,是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现在让他们去参加招生并获取提成的收益,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通。

于是我的辅导设计从“寻找工作的意义”开始,请他们来回答:来到这个学校工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他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,有人说是“教书育人”,有人说是“修己达人”,有人说是“贡献社会”等等。最终话题开始聚焦:这是一家本科类民办院校,面对的学生群体是那些分数达不到211和985院校但又希望能够获得本科教育的家庭,如果这些孩子不来读书会有什么后果?大量的家庭的状况是父母双双外出打工,留守少年如果得不到系统的照顾,可能在这最为重要的几年中误入歧途,给自己和家庭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。

当问题讨论到这里时,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明白了“工作的意义”:虽然这是一所民办高校,但完善的教学设施和安全的管理系统还是能够给这些孩子营造“成长”、“成人”、“成才”的生活环境,因此“招生”的过程就是给这些孩子带来“美好未来”的起点,老师们开始忘掉“民办高校”的标签,忘掉“招生提成”的好处,将关键词聚焦的“渡”这个字上,百年修得同船渡,当大家带着“渡家庭”、“渡孩子”的心态去开展招生工作时,这个工作就产生了极有力量的“意义”,才能够创造更多的需求和价值。

因此,一切皆生意中的“生意”,不仅仅指“生财的意义”,还指“生活的意义”和“生命的意义”,这些意义能够引导每个人找到自己的存在感、价值观和幸福感。

首先要认同“生财的意义”,财务至于组织而言,相当于人体中的血液,企业倒逼时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,最终都是由于“现金流”枯竭,作为营利性的组织,以现金流为核心的财务都是最重要的。但传统的教育中重视“情商”、“智商”,却不太重视“财商”,古有“君子喻于义、小人喻于利”的说法,今有“钱是万恶之源”的看法,这些都对“生财的意义”产生的偏见。

我很喜欢《易传•乾文言》中的“利者,义之和也”这句话,强调了“义利相生”的辩证关系,人与人之间是否产生“情义”,必须要以“互利”为载体,民间的随礼送红包至今都称为“出人情”,企业与企业之间也要具有“互利”的关系才能形成供应链。如果一个人号称自己从来不和他人发生利益关系,也可以判断他基本属于“薄情寡义”之人,一个从来不向银行借款的人,也是无法反映个人的信用评级的。

其次要理解“生活的意义”,人需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?这样的话题并不容易回答,因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人有“自然人”、“组织人”和“社会人”三种属性,从这三方面统一的角度来看,还是可以总结一些“作为人”应有的普世价值取向:消极之于消极、善良之于邪恶、美好之于丑陋、进取之于颓废、真诚之于虚伪、阳光之于阴暗、勤劳之于懒惰等等,人类真的**智慧,前面的那些词读起来都会让人面带微笑,而后面那些词想想都令人惶恐不安。

拥有“生活的意义”的人,总是和前面的词语为伍,他们知道活着的意义不仅仅是活着,还需要为自己、为家庭、为社会创造些价值,为此,他们具有了“创造的动力”,生活的意义在于世界因为有我而更加美好,哪怕是对他人的一声问候和一个笑容。佛教的六度法门之首即为“布施”,也就是“尊重与分享”,分为力布施、财布施和法布施三种,长期坚持则可以做到“积极、健康、快乐”的生活状态。

第三要感悟“生命的意义”,生命的长度有限,但是生命的高度和宽度可以延展,人越能从终点看当下,越容易获取“生命的意义”。穷则独善其身,思想遨游天地任逍遥,身心交互万物聚精神,陶渊明式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生活令众多士人向往;达则兼济天下,世代风流人物创造历史,无数文人骚客点亮灵魂,争论是时代创造了英雄还是英雄创造了时代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英雄都拥有各自的时代。

埃隆•马斯克迎来了他首富的时刻,他似乎并没有那么的激动,他卖光了所有自己的房产,做个坚定的“租房主义者”,有人为他对接中石化以解决充电站的困境,他无需思考立刻拒绝因为他要摆脱对石化燃料的依赖,因为他认为“生命的意义”在于为人类未来的安全而努力,为此他决定让自己埋葬在火星上。中国人的表达更加含蓄,但任正非先生的做法却同样令人震撼,他将亲自参加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高光机会婉言谢绝,他面对打民族牌来提升华为销量的建议婉言谢绝,他对出差时下属接车接机的行为婉言谢绝,因为他认为这些都是对“生命的浪费”。

一切皆生意,你认同么?欢迎参加讨论。

获取更多精彩文章


分享到: